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云深处小村

“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薛涛诗《乡思》英译比录(摘录)  

2013-09-19 21:58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薛涛诗《乡思》英译比录(摘录) - 卓三 - 卓三的博客
薛涛雕像
薛涛诗《乡思》英译比录(摘录) - 卓三 - 卓三的博客
薛涛纪念馆 
薛涛诗《乡思》英译比录(摘录) - 卓三 - 卓三的博客
薛涛雕像 


导语:

    张正则先生从北京寄来的资料,对汉诗英译很有参考价值,我读后把它发出来,与朋友们共赏。正则先生是著名学者张篷舟先生的公子,是搞空天工作的,他一直继承父志,业余时间不断研究中唐女诗人薛涛的,写出了许多有分量的论文,已是当代研究薛涛的著名学者。

    张篷舟先生生前系《大公报》名记者,抗战时期在战斗最前沿,喋血奋战,险些捐躯,他大量报导了我军民抗日的战斗事迹。离休前,他又为中日人民交流编写了许多对中日邦交极为有用的资料。他的三十几年研究成果《薛涛诗笺》,是我国第一个系统研究中唐女诗人的大作,为我国研究薛涛填补了空间,现已由正则先生修订重版。

    就是先生生前直接辅导我读薛涛的,并对我所有写薛涛的文字作了修改,《女诗人薛涛和她的诗》就是张篷舟老师辅导我写的。这里,我深切怀念张老师,并感激他的公子对我的情谊!

    另外,我谈几句正则先生要求我说的译诗问题:外国诗歌原来几乎所有的都是写实的,后来才有现代派的,就是大家知道的,影响到我国的诗坛,有了“朦胧诗”的那一系。但是,写实的外国诗有牢固的根基,所以翻译汉诗,常常难把中国诗重意境的特点译出来。于是下面材料中,外国人的译文都不太理想,国人译得的水平确高过他们!只是这两句:Ileave this Town Brocade by sail some day, if so,

While rowing homewards, I will chant with all on boat!译得似乎比下面两句要更合原诗的诗意:When the sail leaves the Brocade River some fine day,

For midstream the oars in chorus while rowing.对吗?

    还有就是韵的问题,外诗古时的韵律也是很严格的,我国就更不用说了。因此,我赞同能译成有押韵的外文诗,最好押大致相同的韵。




薛涛诗《乡思》英译比录(摘录)

张正则


薛涛诗英译及其比较,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。本文摘录拙文某篇中之一部分,公诸同好,敬请批评。

薛涛有一首仅存的思乡之作,即《乡思》,原诗如下:

乡  思

峨眉山下水如油,怜我心同不系舟。

何日片帆离锦浦,棹声齐唱发中流。

此诗简单易懂,思乡之情,跃然纸上,感人至深。作者基本没有用典,所以英译相对没有难度。

一、他人译作

(1) Jeanne Larsen (Brocade River PoemsSelected Works of the Tang Dynasty Courtesan Xue Tao, pp.21.) 

Homethoughts——At the foot of Mothbrow Mountain, / The river: / glossy, slick. / It grieves me / that our two hearts match / and yet your boats not moored. / When will a slip of sail / leave the Brocade Citys banks, / as we sing together / to the sound of oars / and set out / in midstream?

2) Bannie Chow & Thomas Cleary (Autumn WillowsPoetry by Women of Chinas Golden Agepp.53

Thoughts of Home——Below the sacred Mount Omei / the rivers quiet flow / takes pity on my heart, so like / an untied boat, unmoored. / When did the lonely sail / depart the brocade ford? / From midstream, in unison, / drifts the sound of oars.  

 3 刘仲荪(《唐女诗人薛涛诗四十首/Forty Poems by Xue Tao》,打印稿,未发表)

Homesickness

The waters at E Mei Hills foot flow smooth and gay.

Pity my heart is like a boat adrift going.

When the sail leaves the Brocade River some fine day,

For midstream the oars in chorus while rowing.

二、正则译作

正则采用英文诗歌最常见的抑扬格(每音步两个音节,前轻读,后重读。以下诗行中有下划线者,均属重读音节)6音步、押尾韵的格律诗体,翻译薛涛之中文格律诗《乡思》:

Homesickness

So nice these streams at foot of Mt. Eyebrow smooth flow,

Whereas my heart seems still a boat unmoored afloat!

Ileave this Town Brocade by sail some day, if so,

While rowing homewards, I will chant with all on boat!

三、英译小结

“译”者,“易”也,在转译过程中必然有得有失,译作要做到所谓绝对的“等值”或“等效”于原作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即使一字不漏的对译之作,也很难做到其原作与译作的音韵“等值”或“等效”。

笔者以为,汉诗英译之作,主要是给不懂中文或略懂中文的外国读者看的,以粗达原诗之意为主要目的,而另外一些比较传神的精雕细刻的译作,则是中外读者均可细细品尝的。

薛涛“乡思”诗,如此易懂,若有误译,则属译者未尽其责。

对以上涛诗《乡思》的译作,暂不作评,任由高明评点。

需要指出,以上两例外国译者之作均属无韵之译作,而以上两例国内译者之作均属有韵之译作。笔者认为,即使译者能够做到诗意完全转译,若能再进一步追求以英文格律诗体去翻译中文格律诗,则有韵之作与无韵之作相比,似乎前者终究要略胜一筹。

总之,诗歌翻译,诚为难事。正所谓“诗无达诂”、“译无定本”,对于读者而言,则似可将诸多有韵之译作与无韵之译作,看成是相辅相成之事。不同之译作,各有所得,也各有所失。读者若能多读一些译作,多综其所得,或能少其所失,得以更多地领会原作之诗意,包括其感情与意境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